搜索
今日热搜
消息
历史

你暂时还没有看过的小说

「 去追一部小说 」
查看全部历史
收藏

同步收藏的小说,实时追更

你暂时还没有收藏过小说

「 去追一部小说 」
查看全部收藏

金币

0

月票

0

第1章

作者:佚名 字数:5643 更新:2024-07-16 15:03:12

  我叫阿金,眼下正坐在一家酒店的房间里,等着一场约会的开始。

  作为一个上班族,我工作多年却没有婚配,性方面的需要主要是靠一个长期而固定的炮友韩姐来解决。

  韩姐是一次工作场合中结识的,她年纪比我大十几岁,老公在在国企当高管,两人结婚多年,孩子上了大学,关系和性方面早已变淡,所以她才会在外面找炮友,而像她这样的人士,为了安全,特别在意炮友的长期而固定,强调一个知根知底,我在成为她的炮友,她就把我的背景查了个底朝天,知道我不是一个胡搞乱搞的人,所以这样她才放心找我当她的炮友,除了在性方面的交流,我也能给她些心理慰藉,所以我们不但是有肉体交流的炮友,还是有心灵交流的炮友。

  某种程度上,也许我们更接近一种年龄差距大的情侣关系,只是我们都害怕再向前一步,事情可能就会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所以我们都每次见面,都会半认真地说我们只做炮友,我能感觉到她对我产生了某种依恋,所以她对的各种性癖也是极尽满足,例如我是个丝袜高跟癖,她就购买各种高跟丝袜性趣内衣穿着和我做,我还喜欢角色扮演,她也各种配合我,她有时是我的老师,有时是我的老板,有时是我继母,我们扮演着各种禁忌关系的角色,我想她也乐在其中吧。

  今天的约会起源是她老公要外派到某国,作为妻子,她也要陪着去,虽然他们的关系早已名存实亡,但各种共同利益的牵扯,她也必须要陪着老公去外派地一起生活。

  她老公早先时间已经去了外派国,都催着她好几次赶紧去,她总是找各种理由拖延,她对我说,舍不得我,她怕她走后,我和别的陌生人在一起,她会伤心难过。

  直到最近,她突然想到了一个解决方法,她说她有一个关系很要好的闺蜜,是一家贸易公司的老板,是个女强人式的人物,和老公离婚后,把事业做的很成功,离婚多年也没有再找,就一个人过着,她说她的这位闺蜜也和她一样有着一个我这样的固定炮友,她们两人之前会经常聊这些,聊得很细,会聊和各自炮友交往以及啪啪细节,甚至两人还会拿自己的炮友和对方的比较。

  韩姐说到这里,得意地说,“我觉得阿金,你比蓓蓓的炮友要厉害得多,而且我能感受到这个蓓蓓很口水你,之前有几次她提议过,说要搞个四人约会,带各自炮友出来见见面,我都没有同意,怕你被她勾去。”

  但最近却发生了一个新情况,韩姐的这个闺蜜的炮友因为一天夜里酒驾出了车祸去世了。

  而韩姐的这个闺蜜作为一个成功的女企业家又是一个比较谨慎的人,所以一直没有找新的炮友来解决性需要。

  韩姐说到这里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想让我接替成为她闺蜜的新炮友,而她把我交给她的闺蜜,而不是一个陌生人,她也放心,她也可以放心去和老公在外派地生活了。

  韩姐说到这里,“如果不是我要出国,我才舍不得把你交出去,哎,既然我要走了,不交也得交,交给自己的闺蜜还好点,至少将来咱们还有有重温旧梦的机会。”

  韩姐把这个意思向我和她闺蜜表达完以后,在我和她闺蜜都没有反对后,她把我和她闺蜜拉进一个小群,一进群,韩姐就宣誓主权,说,“我只是把阿金给你蓓蓓暂时使用,我如果回国,可以随时收回享用阿金。”

  这位叫蓓蓓的韩姐的闺蜜立马发了一句,“嗯,明白,阿金的主权永远是韩姐的,我只有使用权。”

  之后我通过微信群添加了这位韩姐的闺蜜的个人微信,我亲切地称呼她蓓蓓姐。

  因为她也是大我不少岁的熟女姐姐,所以也没有啥矜持的,一上来,就说,“之前和韩姐交流,感觉你那方面挺厉害。”

  我立马谦虚了一下。

  她发了个微信表情。

  而今天这个约会就是韩姐在群里发起的,韩姐说既然要把阿金交给你蓓蓓,得整个转交仪式,让我在酒店开个房间,她和蓓蓓姐会盛装出席。

  [var1]韩姐作为我多年的炮友,非常了解我,直接在群里说道,“我这个阿金弟弟特别迷恋丝袜高跟,蓓蓓你可得精心准备好。”

  蓓蓓姐回了一个点头的表情,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

  我坐在酒店房间里,脑子里过着以上发生的这些事情,正在这时,门铃声响起,我起身开门,迎进来两位美熟女,先把两人让进屋里,我随手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在外面,然后关上了门。

  我转身看到两个站在床边的长沙发前正要坐下的两位美熟女,我得以仔细观瞧着她们两人的穿着。

  首先是我的长期炮友韩姐,今天她上半身穿着一件浅蓝色雪纺长袖衬衫,下半身穿着乳白色蕾丝花边单侧开叉包臀裙,腿上是黑色的长筒丝袜,脚蹬一双咖啡色高跟鞋,这一身装扮把她那长相近似许晴般的丰腴型贵妇气质完全给衬托了出来。

  而另一位是在微信上聊过,今天第一次见面的蓓蓓姐,她上半身穿着一件堆褶丝绸缎面立领长袖衬衫,下半身是一件碎花半身裙,腿上能若隐若现是一双超薄款肤色长筒丝袜,脚上是一双一字带扣细高跟凉鞋,把她的商业女强人气质完全给衬托出来,我仔细观瞧这位蓓蓓姐竟然有几分神似演员陈数。

  正在这时,韩姐发话了,“我们姐妹俩的今天的打扮还满意吧。”

  因为和韩姐是老关系,甚至都到了做爱不带套的关系,所以说话也比较随意,我连忙说,“当然满意,今天小金一定伺候好两位姐姐。”

  心想,这位韩姐的闺蜜果然够上道,韩姐跟她说了我是丝袜高跟控,她今天果然满足了,看着这两位丝袜高跟熟女,我内心已经和她们各种大战了几百个回合。

  韩姐说,“你坐过来吧,来,坐我们姐妹俩中间。”

  按照韩姐的要求,我坐在这两位美熟女中间,心中激荡不已,暗道,“自己真有福,如今两边一位是丰腴贵妇,一位是白领佳人,我能和这[var1]两位在今晚大战几个回合,这辈子也够了。”

  我刚坐下,就听到韩姐说,“别害羞了,都知道今天来干什么的,让我这姐妹验验货吧。”说着就要解我的裤子。

  我说,“让我自己来吧。”于是我下半身脱了个精光地坐在两个美熟女中间。

  旁边的韩姐也不客气,直接伸手抓住我的鸡巴,对着旁边的蓓蓓姐说道,“你看,这小子的东西不错的,够大够硬够持久,而且这小子被我调教的,技术也不错,不信,你先摸摸这家伙的东西。”

  旁边的蓓蓓姐大概是第一次见面的缘故,再加之顾及女企业家的身份,虽然是出来找快乐的,可还是有些许拘谨,她的手只是象征性地摸了一下我的鸡巴就收回了。

  我看着这样,于是用手试探摸了一下她那包裹着超薄丝袜的美腿,她倒没有排斥,任由我摸着,并没有抽开腿或者推开我的手。

  这时韩姐突然坐到我的腿上,我立马会意,因为之前韩姐发过私信给过,说她的闺蜜蓓蓓第一次见面会假装矜持一下,我俩先开始,她的闺蜜就会放松加入进来。

  我伸手穿过韩姐的衣裙探进韩姐的下体,发现她这个骚货竟然没有穿内裤,看来她是准备好了,我也不做啥前戏了,直接把她拉正,朝着我挺起的鸡巴套下去,我们就在沙发上套弄起来,旁边坐着她的闺蜜蓓蓓。

  大概是因为有个第三者在旁边让韩姐更兴奋了,韩姐被我肏得各种骚话不断,什么“小老公的鸡巴太硬了把小韩肏得爽飞了”,什么“阿金的精液要灌满小韩的小屄了”……而且她一边被我肏着,一只手还伸向坐在旁边的蓓蓓。

  蓓蓓大概也了解韩姐的性格,而且见多识广,所以并没有被这种突然而至的打炮场景吓到,只是朝旁边稍微挪到了一下,捂着嘴笑着,对于韩姐的手的调戏也是假意躲着,然后就任由韩姐的手摸着自己。

  我也明显被她两人带动着更兴奋了,我扶着韩姐的腰,换了一个姿势,让韩姐跪在沙发上,我从后面肏进去,我一边肏着,一边用余光看着坐在旁边的蓓蓓,我发现她不由自主地夹着双腿,心想,“这个骚婆娘估计也痒了。”

  想到这里,我肏的频率更快了,仿佛我身下不止肏着韩姐,也肏着旁边的蓓蓓。

  正在我正肏的投入之时,旁边的蓓蓓突然起身,随口说了一句,“你们忙着,我去卫生间补补妆。”然后我就听到一阵高跟鞋的踏踏声。

  我还继续肏着,这时身前的韩姐伸手拍了我一下,我于是停了下来,拨出鸡巴,韩姐这时凑到我耳边说,“她受不了,你快去,先把她拿下,咱们一会再肏。”

  我被韩姐一点,立马明白了,于是我挺着鸡巴向卫生间走去。

  卫生间的门并没有关,蓓蓓正对着洗手台的镜子用纸巾擦着脸,这时我脑中突然闪现日本那类不说话一上来就突袭直接开肏的AV,看来我今天要现场演绎了。

  想着这个,我走到蓓蓓后面,蓓蓓大概已经从镜中看到我了,正疑惑着我正肏着韩姐,怎么突然追随她进来了。

  我从身后顶住蓓蓓,她好像也知道我要干什么了,嘴上说了句不要,可声音听起来非常虚,在我听来就是鼓励。

  我一只手探到她的下面,妈蛋,竟然也没有穿内裤,果然天下的骚货的都是一样,我的手指在屄口一摸,能感到湿湿的,果然是在外面被我肏屄的场面给影响到,所以想躲在这里缓缓,当然我不会让她得逞,我另一只手扶住已经插过韩姐的鸡巴,相当于热身完成的鸡巴插进了蓓蓓的屄。

  我的鸡巴一进入蓓蓓的屄,立马被她屄里的滚烫紧致湿润给震惊了。没想到这个熟女竟然有个极品屄,我开始有节奏地抽插起来,蓓蓓也已经放弃抵抗,开始享受起我的抽插,我的一只手在下面抚摸着她的丝袜腿,一只手抚摸着她的乳房,她也自动向后扭动,套弄着我的鸡巴。

  这样插了一会,我拨出鸡巴,让她转身背对镜子,我把她抱到洗手台上,我们面对面看着,我挺起鸡巴再次插入,而她的两条丝袜腿则缠在我的腰间。

  我和她舌吻在一起,下半身开始摆动起来,我和蓓蓓正肏得起劲,没想到韩姐也走了进来,笑着说,“你们别管我,我给你们当啦啦队。”

  怎么能不管韩姐呢,因为她站在旁边,明显让我更兴奋,我肏的节奏更快,而蓓蓓也被我肏得更爽,因为我已经听到这个骚货在求饶了,她低声求道,“亲爱的,轻点慢点,姐有点受不了你的节奏。”

  这时韩姐凑了过来,捏了一下蓓蓓的乳房,说道,“咋样,我这个小男友比你之前的小男友强吧?”

  女人总是嘴硬,尽管心里已经服了,嘴上还是硬着。

  蓓蓓并不回应,只是安静地承受着我的抽插。

  而韩姐则在走到我身后,贴住我,然后身子向前,嘴里喊道,“肏死她,阿金小老公,快肏死这骚屄,看这骚屄还嘴硬,快把精液注满这骚货的骚屄,把她肚子搞大。”

  我前面肏着一个丝袜妇,身后一个说着骚话的骚货熟女助威,我再也忍不住了,在一阵快速而高强度的抽插后在蓓蓓的骚屄里发射了一股浓浓的精液。

  我边插边加大抽插力度和速度,身下的蓓蓓被我插得低声呻吟着,也许身边不是有个韩姐,她大概会放肆地喊出骚话来,看来是个闷骚型的骚妇,而韩姐是张扬型的骚妇。

  终于发射完毕,我从蓓蓓的屄里拨出鸡巴,半软的鸡巴还残留着些许精液和蓓蓓姐的阴道液,也许还有之前插韩姐时残留的阴道液。

  我走到一边的淋浴间,拿下来莲蓬头对着鸡巴用温水冲洗着。

  我洗完走出来,两个美熟女已经坐在床边笑着聊着天,我走过去,拉了一个椅子坐在她们对面,只听韩姐说道,“姐们,咋样,我这个小男友不错吧,要不是姐姐要出国,真舍不得给你享用,也就咱姐俩关系好,我才舍得把我这小男友转手给你。”

  蓓蓓说道,“谢谢姐姐你了,我这工作忙,自从之前的那位出事后,就一直没工夫找新的,还是姐姐爱护我,关心我这方面的需求,临走了还送个大礼给我。”

  我听着两人把我当成一件礼物交易着,心中有些异样,想着整点事情。

  于是我拉开椅子,凑到她们跟前,突然趴下去,一只手抓韩姐的丝袜脚,另一只手抓起蓓蓓姐的丝袜脚,将两只不同的熟女丝袜脚先放到鼻子前,深深吸了一口。

  一股皮革丝袜和淡淡的脚汗味在鼻子前,这种气味仿佛春药般让我的鸡巴抖动了一下,然后我又将两只丝袜脚放到嘴边舔起来。

  韩姐因为是老熟人,并没有被我这系列的动作惊到,而蓓蓓姐则有点惊讶,被韩姐一说,我们这个小男友就喜欢这口,就满足他吧。

  韩姐这语气明显已经把蓓蓓姐接纳进我们这个组合,我也成为了某种意义上她们两人共同的小男友。

  我索性横躺在她们面前,让她们的丝袜脚在我的身上踩来踩去。韩姐的丝袜脚踩在我的乳头处,蓓蓓姐的丝袜脚踩在我的嘴巴上,接着我让她们各出一只丝袜脚夹着我的鸡巴开始撸动起来,两个美熟女给我玩丝袜足交,我有一种升仙之感。

  这样撸了一会儿,我的鸡巴已经完全度过了不应期,重新变得硬邦邦的,我起身说,“两位姐姐,谁先来?”

  韩姐一眨眼,意思就是让我先肏会蓓蓓姐,也对,毕竟蓓蓓姐是新欢,要多肏才是变成旧识。

  于是我挺鸡巴再次肏进蓓蓓姐的小紧屄,因为刚刚肏过,蓓蓓姐已经不拿我当外人,也放开了,口中也开始爆出各种淫语来,也开始学着韩姐称呼我小老公,我架起她的丝袜腿,抽插着她的小骚屄。

  这时旁边的韩姐也加入进来,伸手到我和蓓蓓姐的交合处,嘴上说道,“小老公的鸡巴要把这个小蓓蓓肏烂了。”

  我听着旁边的这个骚熟女的淫语,又被她的手肏弄着插屄,马眼差点没忍住,差点射了。

  我立马从蓓蓓姐的屄里拔出鸡巴,让韩姐俯身跪在躺着蓓蓓姐上面。我的鸡巴刚插进韩姐的骚屄里,这个骚货就淫语不断,说道,小骚屄被小老公肏得好爽,让小老公射精给他,让小老公搞大她的肚子,她要给小老公生个小宝宝。

  她边被我肏着,嘴里嘟囔着这些,一只手不老实地捏着躺在下面的蓓蓓姐的乳房,蓓蓓姐笑着叫了一下,明显地也有点适应了韩姐这些操作。

  我这样插了一会韩姐,又拔出鸡巴插进下面躺着的蓓蓓姐的你里。

  这样换了一次,大家有点疲累,最终我让韩姐躺下,让她的丝袜腿夹在腰间,我快频率地一顿抽插在她的屄里发射了一发。

  然后我就疲累地揽着两个美熟女睡去。

打赏
回详情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12
APP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下载APP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月票
打赏
已收藏
收藏
顶部
该章节是收费章节,需购买后方可阅读
我的账户:0金币
购买本章
免费
0金币
立即开通VIP免费看>
立即购买>
用礼物支持大大
  • 爱心猫粮
    1金币
  • 南瓜喵
    10金币
  • 喵喵玩具
    50金币
  • 喵喵毛线
    88金币
  • 喵喵项圈
    100金币
  • 喵喵手纸
    200金币
  • 喵喵跑车
    520金币
  • 喵喵别墅
    1314金币
投月票
  • 月票x1
  • 月票x2
  • 月票x3
  • 月票x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