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今日热搜
消息
历史

你暂时还没有看过的小说

「 去追一部小说 」
查看全部历史
收藏

同步收藏的小说,实时追更

你暂时还没有收藏过小说

「 去追一部小说 」
查看全部收藏

金币

0

月票

0

篇1:曾是星辰璀璨 PART.1 想要杀死我的紫发少女转校生与白色连裤袜魔法少女

作者:佚名 字数:11652 更新:2024-07-16 14:56:33

  『是续写的子文先生的真‘纯爱遗作,已征求了许可——话说改他的错别字真的好痛苦啊呜呜呜呜呜~』

  有人想杀了我。

  这是我刚刚才确定的,就在几秒钟前,一个花盆突然从天而降,然后在额的面前摔的粉碎,泥土和鲜花从土里滚落出来。

  “啊,神山老师,您没受伤真是太好了!”一个人在旁边大声说道,虽说是好意,却让我感到莫名烦躁。

  “哈哈,只要多走一步就糟糕了,看来我今天的运气不错嘛,或许我应该在下班的时候去买张彩票呢。”我盯着面前破碎的花盆碎片,用带着笑意的声音回应着同事的话。

  “哎呀呀,神山老师还是一如既往的乐观呢。”

  “发生了这种事情还能保持淡定,神山老师已经乐观到了过分的地步了吧?”一个女学生从我身后探出脑袋,身上洋溢着青春的味道。

  “不可以这样说老师喔。”一个同事边说着边将周围的学生赶走,然后走到了我的身边,“没事吧?”

  “没事呢。”我回头一笑。

  这个笑容我对着镜子练习了很久,被我归纳到了『发生突发类事件后』的专用分类,用在这种时刻再合适不过了。

  果然,那个老师看到我这个笑容后也相信了我说的话,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道“这件事就交给我吧,这附近有摄像头的,一定可以看到是谁这么不小心!”

  “不用啦,说不定只是哪位学生擦窗台时不小心碰到的呢?要是这样也要被处罚,未免太无辜了。”我大度的说道。

  “诶,这个花盆差点要了你的命诶!如果不是远山老师的提醒,你现在已经人事不省了吧?”那个老师说道。

  “喔喔,差点忘了还有这一茬。”我露出合适的笑容,对那个新来的实习老师说道:“谢谢你,远山老师,如果不是你的提醒,今天我就倒大霉了。”

  “没事没事,前辈这么好的老师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同学们一定会很难过的吧?”远山老师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说道。

  远山 雨,一位刚刚毕业的新人老师,前不久才来到我们学校实习,因为五官精致,再加上性格温柔讨喜,受到了很多男老师的追捧,听说在学生之中也有着不低的人气。

  我转过头看向哪位老师——我花了几秒钟从脑海中调出这个男人的名字——野比雷姆,是学校教导处的老师,为人脾气火爆,对学生极为严格,因此很不受学生的待见。

  “请野比老师不要再追究这件事情了,现在哪位同学想必已经感到极度的害怕,若说需要什么惩罚的话,这也足够了。 ”我十分宽容的说道。

  野比雷姆原本还想严肃处理这件事,但是考虑到远山老师正在一边看着,再加上我这个差点的受害者都表示不愿追究,再不依不饶的话就显得过于死板了,因此也只好点了点头,嘴里嘟囔着:“唉,神山老师你就是对他们太好了,要是依着我来,一个处分是跑不掉的,毕竟那么危险……”

  和几位老师聊过几句之后,我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

  有人想要杀死我,这是百分百可以确定的事。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我却无比的肯定。因为世界上不可能出现这么凑巧的事情,这个想要杀死我的人对我的行走习惯了如指掌,不然算不到那么仔细。

  我每隔三天会改变一次行走习惯,步伐长短,行走速度,以及每次跨步时微弱的角度偏斜,这些细小的差别外人用肉眼是很难看出来的,但是一心想要杀死我的人却一定可以发现。

  在此之前我已经经历过两次意外,只不过都因为我不断改变的一些习惯而躲过了,这次精准到了这种程度,可以看得出那个躲在暗中的人,一定是怀着非要将我置之死地的原因。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他所做的那些谋划,都在新来的远山老师的一声提醒中前功尽弃。

  我走进办公室里面,就听到了有同事在讨论现在的学生真是越来越不好管教了,昨天三班的一个同学被老师批评之后,居然在放学后砸坏了十几个摄像头来出气,让人感觉头大的很。

  我并没有太过惊讶,因为能够看出我脚步变换规律的人,不可能那么傻,考虑不到摄像头这一点,如果他真的这么愚蠢,那我就必须好好教育一下他了。

  电脑上弹出一个对话框,一个美丽的少女躺在地上,水手服上流淌着大片的血渍,可少女的脸上却只有淡淡的微笑,闭着眼睛仿佛睡着了一般。

  “政府逮到了一只魔法少女呢,不知道又有那位大人物要享福了。”同事刚好路过,看到这条新闻时露出了羡慕和嫉妒的眼神。

  魔法少女,起初被誉为是对抗魔物的英雄,后来人们发现她们和魔物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同样玩弄着危险的魔力,同样是邪恶的存在,只不过有了个美丽动人的外表而已。

  所以当魔物被清理的差不多之后,人类对魔法少女发动了突击。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原本战力强大的魔法少女们瞬间死伤惨重,超过三分之二的魔法少女陨落于那场突袭之中,剩下的也都身负重伤,纷纷藏了起来。

  而人们也从那些死去的魔法少女身上发现了魔核——一种可以提升人类机能,延长寿命的宝贵物质。于是一时间寻找并猎杀剩余魔法少女的人多了起来,在那段时间里又有大批的魔法少女被发现,然后在特殊部队的围攻中陨落。

  不过最近一两年这种事情到是少了很多,以至于发现一例都会被当做新闻,这在过去是不会发生的。

  我对魔法少女没有兴趣,所以关掉了这个新闻弹窗。

  我在心中将可能想要杀死我的人列了一个名单,然后根据实际情况一个一个的划去,最后名单上只剩下了一个人——一个两个月前来的转校生。

  “是你么?”我食指和大拇指相摩擦,这个细小的习惯原本是我表哥的小习惯,我觉得这个细节不错,就保留了下来。

  有了目标之后,计划也自动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我将车钥匙放进抽屉里,然后开始了今天的工作。

  我现在的名字是神山 雾,是樊城高中一名普普通通的老师,今年四十四岁,家住在……算了,不玩梗了。

  我的本职工作是一名高中老师,没有别的副业,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与众不同,那就是我已经四十四岁了还未结婚,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学生们对我的喜爱。

  “老师,听说你差点被花盆砸到,是吗?”在我去往教室的走廊上,一个穿着水手服,黑色短袜包裹住小腿一半的女学生朝我问道。

  “哈哈,这么快就传遍学校了么?”我没有直接承认,而是笑着反问。

  “老师可真是幸运呢,据说只差一步之遥诶。”少女一头紫色的披肩长发,带着些许神秘色彩,一双紫色眼眸中带着一层薄薄的雾霭,让人捉摸不透她真实的想法。

  “是的,真是凶险呢。”我说道,“不过月子你还不去上课吗?小心迟到了被野比老师训喔!”

  “放心啦,现在去体育馆也来得及的啦。”少女这样说道,然后从我身边擦肩而过,一阵香风扑鼻,我却屏住了呼吸。

  “嘛,那就待会儿再见咯,神山老师~”紫发少女朝着体育馆跑去,语气却是悠哉悠哉,快要瞧不见她身影时,她又补充了一句:“对了,希望老师下次也同样的幸运呢。”

  我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嘴角的弧度逐渐落下。

  月下月子,一个让我琢磨不透的女孩儿,身上仿佛带着一层雾霭,将一切的真实都隐藏了起来。

  我正准备上楼,却感觉一道亮光闪过,仔细一看,发现走廊中藏着一根细线,我眯着眼睛一瞧,发现这银色的丝线比头发丝还要细,如果不是刚好有一道光打在上面,我冷不丁的就要撞上去了。

  我从怀中取出一本作业,然后轻轻向前一递,如同将豆腐推向刀片一样,并没有感到任何阻拦,丝线十分轻松的就将作业从中切成了两半,锋利程度可想而知。

  “有点意思。”我低声说着,找到了这条细线的两端,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它收了起来,抬头一看,发现摄像头正对着墙壁。

  果然是她,这位两个月前才转来的少女,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

  “不过这次有点冒失了啊,这样一来不就相当于坦白了想要杀死我的事实了么?”我一边想着,一边推开了教室的门,然后便听到一个少女的惊呼:

  “哎呀!”

  一个女生从门里跌了出来,我下意识的闪身,她便直直的朝着地面扑去,反应过来的我立刻托住了少女柔软的小腹,将她拉了回来。

  这个少女名叫惠惠,是一位很可爱,但有时又有些大脑短路的孩子。

  “呼,好险,谢谢老师!”惠惠先是慌乱的从我怀中离开,双手按住裙子,红着脸向我九十度鞠躬,声音中透露出不好意思。

  “没事,不过惠惠你怎么老是急匆匆的呀?”我问道。

  “内物同学身体不舒服,需要及时找老师才行!”惠惠说道。

  我无奈的笑了笑,老师也不是万能的啊,于是大手一挥,让惠惠带着内物同学去校医室了。

  之后便是身为一个老师的日常,认真上课,偶尔开一两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缓解一下气氛,然后再接着讲课本上的东西。

  当老师并不会让我感到有什么愉悦,即使自己教的孩子考上东大我也不会有丝毫的喜悦。但是这份工作也不会让我感到有什么不满的情绪,比如枯燥、乏味、单调什么的。

  只要能够在这个世界上普普通通的活着,有个正经的身份,我的内心就会感到满足。

  而月下月子,显然会破坏掉这一切,不管她是因为什么原因,我都必须除掉她。

  ……

  在我的后备箱里有一把工兵铲,虽然不是最开始的那一把,但是功能都是一样的,之前那把铲子可以做的,这一把也可以。

  月子很聪明,我不敢拖的太久,因此在充满警惕的准备了两天之后,我开始了行动。

  对于我来说,杀死月子然后再思考如何摆脱嫌疑,比花费时间来思考对策再实施要简单的多。因为日本的警察对我来说太过简单,他们的智力仿佛还停留在弥生时代一样。

  现在已经放学,我坐在车里,手指在工兵铲的铲尖摩挲,冰冷而又坚硬的金属质感让我感到安心。我默默等待着结束社团活动后,路过此处的月子。

  七月的天有些燥热,如果不开空调的话车里的温度足够把我烤熟。那些少年少女们在放学后,将大把的时间用在了社团活动当中,夏日的炎热也比不过他们正处于青春时期躁动的身心。

  真好啊,我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还睡在脏兮兮的马棚里,吃喝都受到限制,也不被允许接受教育,还时不时的被伯母的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哥所欺负。

  正当我的思绪回到了遥远的过去时,一个穿着JK短裙,露出光滑洁白大腿的紫发少女出现在街头,正朝着这里走来。

  那正是我要等待的人,月下月子。

  为了今天的行动,我特意回家换了辆车来,这辆在地下室里停了将近三年的汽车不会引起月子的警惕,就像是无意中被拍入照片的背景一样,没有人会在意到的。

  一百米,五十米,三十米……

  摇曳着的紫发的月子越走越近,我已经可以想见她看见我时惊慌失措的样子,然后试图用她的智慧说服我的举动——但我不会给她说话的机会,我手中的铲子将会完成它的使命,将这个胆敢伤害我的无知少女送入坟墓。

  我一只手放在了车门拉手上,一只手紧紧的拿着铲子,就等着她靠近。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停了下来,正当我以为她发现了我时,却见她慢慢转过身去,露出了毫无防备的背影,然后……

  “砰!”的一声,不远处的学校亮起一道紫色光柱,大地在短暂的停顿后开始颤抖,仿佛地震一般。

  一个只比教学楼矮一点的怪物突然出现,巨大的紫色触手重重的抽打在了教学楼上,将后者的一角直接拍碎。

  而散落的石块和灰尘也让尖叫声响起,此起彼伏的惊慌叫声让我也感到了有些心烦,再看向前方,那个紫发少女已经没了踪迹。

  结合起之前的种种,我心中有了不好的联想。

  那个巨大的魔物没有停下它的攻势,深紫色的触手鞭笞着大地,将碎屑和灰尘扬起,大半的天空被遮挡,从我这里看去,几乎看不清学校里的景象。

  “魔物么,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啊。”一个大树在车旁说道,我想了想,然后摇下车窗,递了一支烟给他。

  “奥,谢谢,这种时候有支烟抽真不错。”

  “要报警吗?”我问道。

  “不用,而且警察也管不到这个大家伙啊。”大叔说道,肚子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也不知道拿来做成蜡烛的话可以燃烧多久。

  “那要怎么解决?”

  “等对魔特殊部队的人来咯。”大叔说道。

  “那魔法少女呢?”我问道。

  “魔法少女?别开玩笑啦,她们现在的数量比魔物还要少的可怜,而且她们怎么可能冒着被人类猎杀的风险来帮助人类呢?”大叔自嘲道,“真是可悲啊,原本人类的保护者,却因为体内的魔核被贪婪的人类所觊觎,而被迫东躲西藏。”

  “不是说她们只是披着美少女皮的魔物吗?”我问道,教材上也是这么写的。

  大叔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眼神中满是复杂的神色。

  我只是一个普通上班族,担心这只魔物朝自己扑来,便发动油门,准备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然而就在这时,我突然看到一道碧蓝的光从弥漫着的尘雾中亮起,如同摧残星光,随后飞上天空,碧蓝色的光芒占据了大片的天空。

  我睁大了眼睛,发现那是一个穿着蓝白相间的紧身水手服,纤细的长腿上套着一双白色丝质连裤袜,踩着一双蓝色细跟高跟鞋,深蓝色的绑带系在脚踝处,与白色连裤袜相得益彰。

  尽管周围弥漫着灰尘,但那个少女站在那里,一尘不染,每一寸肌肤上都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美得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

  “魔、魔法少女?!”身旁的大叔喊道,语气中带着激动,手指夹着的香烟上掉落下细碎的烟灰。

  这还是我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活的魔法少女,让我感到惊奇的,是这位魔法少女在空中上下飞舞之时,裙子居然始终朝下,仿佛自带重力一样。

  这位魔法少女长的很漂亮,哪怕是厌倦了女色的玩,也会被她的美所打动,这种直观的视觉震撼远比电视上看到的要强烈的多。

  『要是能够和这样的少女做的话……』

  我内心中居然产生出了这样的念头。

  “好久没有见到魔法少女与魔物战斗的场景了啊!”大叔激动的鼻涕泡都出来了,配合上那一身肥肉,让人多少有点厌恶。

  “可惜,过一会儿对魔特殊部队就要来了,希望她能够早点离开啊!”大叔的目光中带着担忧。

  “你喜欢魔法少女?”我问道。

  “当然!我这条命就是魔法少女救得,那个时候魔物还很猖獗,因此打败魔物的魔法少女在人们眼中就像是神明一样,哪像现在,唉!”大叔叹了口气,随后眼中又充满了敬仰之情,“我就知道,虽然人类对她们做了很残忍的事情,但她们不会放弃人类——说起来我倒是希望她们不要再管人类的死活,好好保护好自己……”

  我没有再听这个大叔的絮叨,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学校那边,此刻魔物与魔法少女的大战正酣。

  蓝白相间水手服的魔法少女看似娇小,但是每次放出的光线却威力强大,几个回合下来,魔物的触手连她的衣角都没有碰到,自己却是被打掉了好几根触手。

  “嗨嗨嗨!”魔物发出一声嘶吼,猛地卷起一截建筑碎片,朝着魔法少女丢去,然而却被后者灵活闪开。

  为了方便观战,我现在正和大叔站在一起,然后便看到了那块朝着自己飞来的建筑物。

  那好像是一根柱子,又像是半截墙壁,不过不管那是什么,这由钢铁和水泥铸造的坚硬之物,不是我血肉之躯可以抗衡的。

  我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被砸的血肉模糊的场面。情

  而就在这时,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随后我便感觉自己被人抱住,周围景象也瞬间模糊。

  “你们没事吧?”这个穿着蓝白色水手服的少女说道。

  这么近距离的观看让我看的更加的细致,这个少女皮肤光滑而细腻,没有一颗痘痘或者雀斑,白的就像是十二月的雪一样,一双眼眸如同大海一样碧蓝,带给人无限的宁静。

  颈部的蓝色丝质绸带上,一颗碧蓝的宝石正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通透明亮,澄澈无暇。过肘的白丝手套,白色连裤袜,再加上碧蓝色细跟高跟鞋,让我感觉自己的呼吸都为之加快了不少。

  “没事。”我说道,因为另外哪位大叔已经在偶像面前说不出话了。

  “那就好,不然姐姐大人又要说我惹……抱歉把你们牵连进来啦。”少女的声音很好听,只不过很可惜,她说完之后就离开了,继续与那只魔物交战。

  我看了一眼运来站着的地方,我的车已经被砸坏了,我试了试,连车门都打不开,只好坐到了车顶上,看着那个漂亮的魔法少女将魔物消灭,然后又急匆匆的离开。

  头顶投下几个阴影,伴随着直升飞机巨大的噪音。

  “这些家伙终于在战斗结束时赶到,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摘取到了胜利的果实,真是会恰时间呢。”一旁的大叔抱怨道。

  “不过,”我站起身来,眺望着远方,“魔法少女么,似乎很有趣呢。”

  ……

  “神山老师,你最近好像运气不大好呢。”同事这样说道。

  我的开水壶突然炸裂,碎片散落一地,还好是在我办公桌下爆炸的,不然锋利的碎片必定会伤到人。

  我弯腰吧一片碎片从办公桌上拔出,将碎片扫到了一起,然后用袋子装好,再用纸条写好了『锋利小心』的备注,准备下班时丢到垃圾桶里面去。

  “哎呀,不小心割到手指了,我去找校医要点消炎药好了。”我说道。

  其他同事都露出了担忧的神色,没办法,我最近遇到的危险的事情太对了,温水瓶爆炸都算轻的了。

  那个家伙,那个紫色头发的少女,为了杀死我真是费尽心机啊。

  不过我没有想要将其杀死的想法,起码暂时是这样。

  因为我隐约察觉到,这个少女似乎与魔法少女有什么关联,那天她就像感应到了什么似的,突然站在原地不动,紧接着那只魔物便出现了,而她也失去了踪迹。

  之后便是哪位穿着蓝色紧身水手服的魔法少女,与那只巨大魔物的作战。

  如果哪位魔法少女没有救我的话,我说不定怀疑她就是月下月子,但显然,一个想要杀死我的人,是不会那样做的。

  不过,魔法少女又不是只有一个,不是吗?

  或许她是处于某种个人恩怨才想杀死我,而又不方便对同伴讲,这种可能性也还是有的。

  如果月子是魔法少女的话,那我之前想的就太过简单了,工兵铲可不能砸坏魔法少女的头,而要是被她反应过来,我可就不好解释了,就算魔法少女有着什么不能对普通人使用魔法的原则,光是『中年男老师试图打晕未成年少女』这件事就足够让我喝一壶的了。

  因此我决定要换个思路。

  我从网上买了大量的真空摄像头,在我值班的时候将它们安放在了学校的各处,这样一来,只要她在学校内变身,我就能录下来,然后将视频交给对魔特殊部队去,到那时不仅可以解决掉这个想要杀死我的人,还会获得一笔丰厚的奖金。

  在去医务室的路上,我看到了那个扎着双马尾的少女——惠惠。

  这个女孩和月下月子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我捉摸不透她的想法,她的行为似乎不受大脑控制,不过和月下月子不同,我从来不会觉得惠惠很危险。

  毕竟,谁会跟一个傻子过不去呢?

  现在的惠惠正蹲在地上,学着青蛙一跳一跳的,马尾也随之飞起又落下,我瞥了一眼她的前方,果然有一只小青蛙。

  “咳咳。”我假意咳嗽了两声。

  惠惠身体一抖,然后僵硬着转过了头。

  “神、神山老师!”惠惠尴尬的笑了笑,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刚刚是在学青蛙吗?还是说在练习某种功法?”我开玩笑的问道。

  “哈哈,只是觉得青蛙先生跳着走有点好玩。”惠惠戳了戳手指,很不好意思的回答。

  虽然女孩学青蛙跳很可爱,但那往往是小学阶段才会发生的事情,而已经成为高中生的惠惠显然不大合适再进行这种模仿游戏。

  不过这也正是惠惠可爱的地方,这个身材逐渐发育成熟的少女,依然拥有着海通般的天真与童趣。

  惠惠的长发到腰,扎成了双马尾,一跳一跳的非常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握住把玩。穿着一身JK制服,短裙下穿着黑色丝袜,将两条美腿的曲线勾勒出来,又没入黑色小皮鞋中。

  “学校教学楼里怎么会有青蛙呢?”我问道。

  “不知道,可能是那个同学偷偷抓来,结果不小心被它给逃掉了的吧?”惠惠眨了眨眼睛,如此说道。

  我看了看那只小青蛙,离开了熟悉的池塘与潮湿的泥土,踩在坚硬的地面上,现在恐怕很害怕吧。

  “那就麻烦惠惠同学把它放回自然去吧。”

  “好嘞!”惠惠元气满满的答应了下来,然后睁大了眼睛,很吃惊的问道“诶诶诶?神山老师你手怎么在流血呀?”

  “喔喔,被暖水瓶碎片划破了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惠惠一下子跳到了我面亲,将我受伤的那根手指含进了嘴里,用柔软的舌头舔舐着玩的伤口,将血液吮吸进了嘴里,然后轻轻吐在了卫生纸上。

  “我妈妈跟我说,口水是可以消毒的喔~”惠惠仰起头,傻笑着说道。

  我看着这个傻丫头,心里有了莫名的情绪,据我所知,她的母亲很久以前就去世了,这想必是她很小时候对母亲的记忆了吧?

  感谢完惠惠之后,我继续朝着医务室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回想起了住在马棚里的时光,那里也同样潮湿阴暗,而且还伴随着恶臭,而我现在却站在了学校明亮的走廊上,丝毫没有想要回去的意愿。

  我想,这或许就是人和动物的区别吧。

  “神山老师,你怎么受伤了呢?”一个声音在前方响起,一头紫发的月下月子正站在风里,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是在嘲笑我么?已经这么明目张胆了,是吃定了我不敢对她怎么样吗?』

  “我的暖水壶年久失修,结果爆炸了,还好远山老师来问我关于三班那个孩子的事情,不然恐怕下半身就要被炸开了呢。”我带着些夸张的语气说道。

  我原本以为自己做足了准备,谁知道陪伴自己多年的暖水壶有朝一日竟会成为杀害我的凶器,不过幸运的是,那个实习老师因为不知道怎么处理三班那孩子砸坏摄像头的事件,特地跑来问身为前辈的玩,这才让我逃过一劫。

  说起来,远山老师已经在无意间救过我两次了呢。

  月下月子脸上闪过一丝恼怒,不过很快又消失不见,我一直留意着她的表情,因此捕捉到了她是在听到『远山』这两个字时才露出的那个表情,而不是『炸开』这个词。

  也就是说,『远山』比『炸开』更能让她心生方案。

  “那神山老师这是要去医务室吗?”月下月子问道。

  “是的呢。”我瞥了一眼坏掉的监控,放在裤子中额手指勾到了小刀的吊环。

  旁边就是男厕所,里面也没有监控,如果有血渍的话也相对要好打理一些,从二楼跳下可以回到我的车里,车的后座之下常年储备着两套换洗衣服以及足够一个月的口粮,那是我为其他事[var1]情而做的准备,现在正好可以用上。

  『在这里就可以试探一下了吧?』

  我在心中想到,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如果她是魔法少女,也一定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对我出手,否则那些光怪陆离的魔法就可以悄无声息的杀死我。

  而附近也没有监控设施可以证明我对她施暴,没有证据的前提下,我这个工作了二十余年的好老师说的话的可信度,也比一个刚刚转校过来,连一个朋友都没有的古怪学生好得多。

  而如果她不是魔法少女,我就可以直接杀死她,然后再想办法善后。

  心中打定注意,我开始匀速向她走进,我发现她对我似乎有种厌恶……或者是——恐惧?

  这倒是我之前没有注意到的,难道说我做过某种让她感到恐惧的事情吗?

  『啊,算了,都无所谓了,早点结束吧。』

  就当我和月下月子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之时,走廊突然裂开了,正好位于我们中间的一段突然向上一抬,然后又向下崩塌,发出轰隆的响声。

  我低头看去,发现一只比人还高的青蛙正抬起头,与我对视,如同一位年长者一般。

  又是魔物!

  我朝对面一瞧,烦心那个紫发少女又不见了,内心更加笃定她与魔法少女肯定有着某种联系,好在我已经在全校的几个重要位置都放置了针孔摄像头,只奥我能够在这场危机中活下去。

  那只青蛙一下子就跳到了二楼,目光愁苦的看着我,我站在原地没有动,因为我听说青蛙看不见静止的东西。

  然后……

  “呱!”

  听说果然都是骗人的!

  一条黏糊糊的大舌头朝我飞来,我连忙蹲下,黑色的巨大舌头宛如炮弹般轰在了我身后的墙壁上,瞬间打了个大窟窿出来!

  在这只大青蛙再次攻击之前,我从二楼跳下,踩在了松软的泥土上,稍微调整了一下身形,就朝着我的车跑去。

  单靠两条腿我是绝对不可能跑过这个怪物的,而要是把它引去教学楼,则会造成巨大的学生伤亡,因此我必须开着车将它引走。

  这倒不是我有多高尚,而是这样的事情做了出来,那么我的普通老师生活就会受到影响,经此而已。

  而且我的后备箱里还有一把铲子,虽然打不过巨大的触手怪物,但要是走投无路了,我也会让这只大号田鸡见识一下工兵铲的威力。

  那只魔物蛙的目标果然是我,从二楼跟着跳下,将地砖都给砸坏了。

  “呱呱呱!”

  魔物蛙的舌头宛如炮弹,不停的朝我打来,不过都被我给闪开了。

  “还好这些年一直没有荒废呢,只是没想过会以这种方式派上用场。”我一边感慨一边逃跑,离我的车越来越近。

  『终于要到了,上次处理魔物的对魔特殊部队就在附近,只要把车开到那里去就好!』

  我在心中想到,然后我就看到了一只黑色小皮鞋出现在面前。

  那是惠惠的小皮鞋,因为只有惠惠才会把小皮鞋擦的那么亮,毕竟那是她唯一的一双小皮鞋,她非常的喜欢。

  我感觉身边的一切都慢了起来,惠惠扎着双马尾,在学校里蹦蹦跳跳的样子从我脑海中闪过。

  『学校走廊里怎么会有青蛙呢?』

  『那就拜托惠惠同学把它放回自然去吧。』

  “是我害了你吗?”

  我转头看向那只魔物蛙,它的嘴巴十分巨大,惠惠那娇小的身体被它一口吞下也不是没有可能。

  会是怎样的呢?

  那个可怜的女孩是怎样失去她那灿若朝阳的生命的呢?

  是被一口直接吞下,还是先被磨碎了全身的骨头,在痛苦的哀鸣中被那张散发着腥臭的大嘴吃进充满浓酸的胃里呢?

  我从后备箱中拿出工兵铲,我并不是想要为谁报仇,我只是突然间很讨厌青蛙。

  魔物蛙朝我跳来,我闪开之后,原本待着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小坑,不用思考就知道,要是硬碰硬我肯定打不过它。

  我的大脑飞速运转,思考着对策,而就在此时,我无意间看到了下水道盖子。

  『下水道里积攒了不少沼气,学校会定时请专业人员来清除沼气,不过现在已经有段时间没有来了。』

  『如果诱骗它砸碎地面然后掉进下水道的话,那我就可以利用沼气产生的火焰将它炎上。哪怕不能杀死它,也足以拖到对魔特殊作战部队的人到达。』

  我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并且过程进展的很顺利,魔物蛙掉进充满沼气的下水道时,我将燃烧着的打火机丢了下去,然后便是“轰隆!”一声巨响。

  地动天摇,整个地面都为之一震。

  『还好没有把全校师生都送上天。』

  我没有回头看爆炸,朝着自己的车走去,然后捡起了那只小皮鞋,曾几何时,一只温软的黑丝小脚踩在里面,它的主人是一个扎着双马尾的靓迷糊少女。

  我将小皮鞋放入怀中,就准备离开,然而这时我听到了破空声,意识到不对的玩立刻闪身,然而还是晚了一步,被一个黏糊糊的东西给缠住了腰。

  “果然还是年纪大了么?如果是二十年前,我一定可以闪开的吧……”

  我看着缠绕在自己腰上的舌头默默想道,那只魔物蛙的生命力居然这么顽强,已经被炸的面目全非了,还有余力攻击我。

  我感受到舌头的缩紧,剧痛冲击着玩的大脑,它似乎要将我的手臂和腰一同碾碎。

  我因为胸腔受到挤压而喘不过气,在窒息带来的眩晕中,我仿佛看到了马棚里的那些长着像人脸的石头,以及那熟悉的潮湿气味。

  我似乎从来没有从那里离开过。

  “呱——!”一声惨叫从魔物蛙的方向传来,随后我便感觉缠绕在自己身上的舌头没了力气,轻轻一晃身子,便挣脱了出来。

  一道温柔的光从前方传来,我睁开眼睛,看到了一个粉红色双马尾少女,皮肤白皙,正穿着一件紧身水手服,头上带着宝石发饰,站在魔物蛙身上,眼中带着某种熟悉的感觉……

  之后我便昏厥过去,怀中依然揣着那只黑色小皮鞋。

打赏
回详情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18
APP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下载APP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月票
打赏
已收藏
收藏
顶部
该章节是收费章节,需购买后方可阅读
我的账户:0金币
购买本章
免费
0金币
立即开通VIP免费看>
立即购买>
用礼物支持大大
  • 爱心猫粮
    1金币
  • 南瓜喵
    10金币
  • 喵喵玩具
    50金币
  • 喵喵毛线
    88金币
  • 喵喵项圈
    100金币
  • 喵喵手纸
    200金币
  • 喵喵跑车
    520金币
  • 喵喵别墅
    1314金币
投月票
  • 月票x1
  • 月票x2
  • 月票x3
  • 月票x5